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惠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4

积分

0

好友

1292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1-22 17:35:52 | 查看: 4| 回复: 0
  1月17日,合肥市政协十四届四次会议召开,合肥正式拉开“两会”大幕。在今年“两会”上,围绕合肥市各项中心工作,政协委员们将实事求是地反映社会热点、难点问题,充分传递民情民意。停车难、离婚冷静期、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养老——围绕当前热点问题,委员们有话要说。
  合肥市政协委员、民进会员,合肥市南门小学办公室主任王昌余认为:“教育的根本问题就是培养什么样人的问题。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是当前教育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王昌余表示,繁重的课业负担不仅违背了教育规律,也严重摧残了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剥夺了青少年的自由和童趣。王昌余建议:以课程改革为抓手,科学把控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习时间和作业量,严控考试次数和排名。“改变考试拔高要求、难度过大的做法,实施课堂教学分层、作业分层、评估分层,允许学生做力所能及的选择,让学生在自己选择的可接受平台上,充分体会到学习的乐趣。”
  自2021年1月1日起,离婚冷静期正式加入离婚登记程序。合肥市政协委员、安徽永承律师事务所主任曹冬梅今年带来的“两会”提案也与此有关。她告诉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离婚冷静期的30天是挽救婚姻的黄金期限。“我们应积极利用此黄金期争取挽救危机婚姻、疏导化解夫妻矛盾。”
  她建议:合肥市应建立婚姻辅导机制,在冷静期内增设社会组织介入干预制度,民政和妇联应和其他社会组织建立离婚冷静期配套机制。婚姻家庭咨询师、心理咨询师、律师应及时介入申请协议离婚登记的当事人双方中,对离婚当事人婚姻矛盾进行科学的心理评估与辅导。
  “合肥市区的分级诊疗管理不规范,导致常见病涌向大医院,大医院病床‘一床难求’。”合肥市政协委员、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童钟表示:“真正需要大医院救治的疑难杂症却难以得到及时救治,而市级的二、三级却因为常见病的流失导致空床率较高,医疗资源浪费。”
  他建议:合肥市应在“十四五”医疗卫生规划中纳入医疗集团化发展规划,“解决这一问题,合肥可以采用‘上海模式’。”上海市医疗布局和医疗质量排在全国前列,在多年前就已形成复旦体系和交大体系的医疗集团,各体系对医院整体规划,突出重点,均衡发展。“合肥市也应对市内所属医院进行梳理,与安医大和中科大协作,成立安医大体系和中科大体系,借鉴合肥市教育系统集团化发展模式,整体规划,分级发展,突出重点。这样能解决发展不均衡,分级诊疗不规范问题。”
  停车难、共享单车管理混乱,这些问题都与市民出行紧密相关。合肥市城区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190万辆。在今年的合肥市“两会”上,合肥市政协委员李大勇建议,推进共享错时停车模式,提高停车资源高效利用。
  李大勇在调研中发现,合肥市中心城区历史欠账多,在原有建设中缺少停车位的专门规划,大部分社区仍然低于1:0.8最低停车位设置要求。同时老城区征地拆迁难度大,扩容增量十分困难,每年新增车位非常有限。“因城市发展原因,就业、医疗、教育等优质资源仍大量集中在二环以内中心城区,客观上导致不同时段、不同区域、不同主体停车位需要差异较大。”李大勇说,部分区域集聚效应明显,停车刚需强烈,更使得停车难凸显。
  他建议,合理调整路内停车位,推动停车资源共享共用。“建立路内停车泊位评估机制和动态优化调整机制,综合考量停车与通行需求,动态调整停车泊位。根据市民停车习惯和车位需要,在不影响机动车通行的前提下,利用夜间机动车道车流较少等便利条件,合理增加路面临时停车泊位,部分路段设置夜间停车泊位。在一环以内老城区、停车矛盾突出区域,推广临时停车位包月服务,引导老旧小区车主合理有序停放。”李大勇说。
  “推动有条件企事业单位停车场面向社会开放、错时共享,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他还建议,以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等为发力点和突破口,推广“办公停车+社区停车”模式,着重提高存量停车资源使用效率和服务水平,建立共享停车综合协调等工作机制,制定共享停车服务规范,缓解停车供需矛盾。
  “截至2020年12月,瑶海区已确认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为独生子女伤残、死亡的扶助对象956人,分别占到总扶助对象的46.44%和53.56%。”合肥市政协委员、瑶海区大兴镇副镇长何强告诉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是指1933年1月1日以后出生年满49周岁,只生育一个子女或合法收养一个子女,且现无存活子女或独生子女被依法鉴定为残疾(伤病残达到三级以上)的家庭。“这些家庭大多数‘独自’承受失独之痛,独自面对养老、热点社会现象基本生活照顾和精神痛苦等问题。”
  何强认为,整个社会应该关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养老问题。“在之前政策的基础上,建立健全特殊家庭的养老、护理机制。民政部门应出台养老政策兜底,制定相关准入标准,将符合新标的老人纳入集中供养范围。”
  他建议:通过社会化购买养老护理服务和大数据相结合搭建特殊家庭数据养老院,将分散居住的特殊家庭纳入虚拟养老信息库,通过电话点单消费的方式(政府给予一定补贴),由第三方长期开展陪护工作,帮助特殊家庭解决生活上的困难。
  与此同时,他还建议聘请有专业资质的心理咨询团队纳入卫健服务项目,通过招投标招募一批有公益意愿的第三方团队,通过建立心灵驿站、开辟失独家园等形式,结合部分社区工作,形成随时沟通的机制,为失独家庭搭建一个及时、便捷的心理交流平台。
  1月17日,近期社会热点话题合肥市政协十四届四次会议召开,合肥正式拉开“两会”大幕。在今年“两会”上,围绕合肥市各项中心工作,政协委员们将实事求是地反映社会热点、难点问题,充分传递民情民意。停车难、离婚冷静期、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养老——围绕当前热点问题,委员们有话要说。
  合肥市政协委员、民进会员,合肥市南门小学办公室主任王昌余认为:“教育的根本问题就是培养什么样人的问题。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是当前教育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王昌余表示,繁重的课业负担不仅违背了教育规律,也严重摧残了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剥夺了青少年的自由和童趣。王昌余建议:以课程改革为抓手,科学把控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习时间和作业量,严控考试次数和排名。“改变考试拔高要求、难度过大的做法,实施课堂教学分层、作业分层、评估分层,社会热点允许学生做力所能及的选择,让学生在自己选择的可接受平台上,充分体会到学习的乐趣。”
  自2021年1月1日起,离婚冷静期正式加入离婚登记程序。合肥市政协委员、安徽永承律师事务所主任曹冬梅今年带来的“两会”提案也与此有关。她告诉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离婚冷静期的30天是挽救婚姻的黄金期限。“我们应积极利用此黄金期争取挽救危机婚姻、疏导化解夫妻矛盾。”
  她建议:合肥市应建立婚姻辅导机制,在冷静期内增设社会组织介入干预制度,民政和妇联应和其他社会组织建立离婚冷静期配套机制。婚姻家庭咨询师、心理咨询师、律师应及时介入申请协议离婚登记的当事人双方中,对离婚当事人婚姻矛盾进行科学的心理评估与辅导。
  “合肥市区的分级诊疗管理不规范,导致常见病涌向大医院,大医院病床‘一床难求’。”合肥市政协委员、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童钟表示:“真正需要大医院救治的疑难杂症却难以得到及时救治,而市级的二、三级却因为常见病的流失导致空床率较高,医疗资源浪费。”
  他建议:合肥市应在“十四五”医疗卫生规划中纳入医疗集团化发展规划,“解决这一问题,合肥可以采用‘上海模式’。”上海市医疗布局和医疗质量排在全国前列,在多年前就已形成复旦体系和交大体系的医疗集团,各体系对医院整体规划,突出重点,均衡发展。“合肥市也应对市内所属医院进行梳理,与安医大和中科大协作,成立安医大体系和中科大体系,借鉴合肥市教育系统集团化发展模式,整体规划,分级发展,突出重点。这样能解决发展不均衡,分级诊疗不规范问题。”
  停车难、共享单车管理混乱,这些问题都与市民出行紧密相关。合肥市城区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190万辆。在今年的合肥市“两会”上,近期社会热点话题合肥市政协委员李大勇建议,推进共享错时停车模式,提高停车资源高效利用。
  李大勇在调研中发现,合肥市中心城区历史欠账多,在原有建设中缺少停车位的专门规划,大部分社区仍然低于1:0.8最低停车位设置要求。同时老城区征地拆迁难度大,扩容增量十分困难,每年新增车位非常有限。“因城市发展原因,就业、医疗、教育等优质资源仍大量集中在二环以内中心城区,客观上导致不同时段、不同区域、不同主体停车位需要差异较大。”李大勇说,部分区域集聚效应明显,停车刚需强烈,更使得停车难凸显。
  他建议,合理调整路内停车位,推动停车资源共享共用。“建立路内停车泊位评估机制和动态优化调整机制,综合考量停车与通行需求,动态调整停车泊位。根据市民停车习惯和车位需要,在不影响机动车通行的前提下,利用夜间机动车道车流较少等便利条件,合理增加路面临时停车泊位,部分路段设置夜间停车泊位。在一环以内老城区、停车矛盾突出区域,推广临时停车位包月服务,引导老旧小区车主合理有序停放。”李大勇说。
  “推动有条件企事业单位停车场面向社会开放、错时共享,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他还建议,以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等为发力点和突破口,推广“办公停车+社区停车”模式,着重提高存量停车资源使用效率和服务水平,建立共享停车综合协调等工作机制,制定共享停车服务规范,缓解停车供需矛盾。
  “截至2020年12月,瑶海区已确认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为独生子女伤残、死亡的扶助对象956人,分别占到总扶助对象的46.44%和53.56%。”合肥市政协委员、瑶海区大兴镇副镇长何强告诉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是指1933年1月1日以后出生年满49周岁,只生育一个子女或合法收养一个子女,且现无存活子女或独生子女被依法鉴定为残疾(伤病残达到三级以上)的家庭。“这些家庭大多数‘独自’承受失独之痛,独自面对养老、基本生活照顾和精神痛苦等问题。”
  何强认为,整个社会应该关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养老问题。“在之前政策的基础上,建立健全特殊家庭的养老、护理机制。民政部门应出台养老政策兜底,制定相关准入标准,将符合新标的老人纳入集中供养范围。”
  他建议:通过社会化购买养老护理服务和大数据相结合搭建特殊家庭数据养老院,将分散居住的特殊家庭纳入虚拟养老信息库,通过电话点单消费的方式(政府给予一定补贴),由第三方长期开展陪护工作,帮助特殊家庭解决生活上的困难。
  与此同时,他还建议聘请有专业资质的心理咨询团队纳入卫健服务项目,通过招投标招募一批有公益意愿的第三方团队,通过建立心灵驿站、开辟失独家园等形式,结合部分社区工作,形成随时沟通的机制,为失独家庭搭建一个及时、便捷的心理交流平台。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